榆林网(塞上明珠网)

七月十五的那些事

榆林日报 2022-08-13 12:00

张鹏飞

故乡有一种花,繁殖能力很强。这种花春季弥漫草滩,夏季盛开黄花,秋季成熟结荚,荚内裹黑色籽,晶莹剔透,如黄米粒般大小,陕北人叫它“面人人眼睛花”。

每年七月十五前夕,我们便摘一些荚子回来,晒干、揉碎,将碎叶吹开,留下其中黑籽,用作面人的眼睛。

捏面人是陕北的传统民俗活动,每逢农历七月十五,大人们都要放下农活捏面人,这也是孩子们最欢乐的时候。

一家人和面的和面,烧火的烧火,捏花的捏花。“花”指的是花样,捏面人除了捏人捏罗汉,也捏一些熟知的动物,如狗、马、公鸡、燕子、双头狮子、啃西瓜的猴子等。七大八小的孩子们也爱掺和其中,乐不可支。

面人捏好后上锅蒸熟。刚出锅的面人热气腾腾,带着一种诱人的麦香味,孩子们迫不及待地给它们点上红、绿色的花瓣印,面人顿时变得五彩斑斓,特别诱人。

捏面人也是女人们比拼手艺的机会。七月十五前后的陕北,走亲访友要带几个面人,互换一下,看看谁家手巧、面人花样多。孩子们的心思不在这上面,在零食匮乏的年代,只等着属于自己的面人快快晒干。

在我看来,陕北农历七月是最舒适的时节。这个时候,夏天渐远,太阳不毒,南风不热,天空经常瓦蓝瓦蓝的。小时候我最兴奋的事就是站在屋前马棚顶上数点我的面人,凑上去闻它被太阳烤过的味道,口水忍不住流下来时,嘎嘣咬上一口。

马棚里,爷爷牵出枣红骡子,套好鞍子骑上去。后面拖着一褡裢烧纸,一颠一晃上坟去了。我在棚顶上张望,目送他消失在小路穿过的杨树林子里。

七月十五又是祭祀的日子,事实上很多地方也将这一天叫做“鬼节”。各地很少有捏面人的习俗,却大多有上坟祭祖的传统。在陕北,七月十五时儿女们要回家看望老人、上坟祭祖,给逝者烧纸钱,带些酒肴。在一些地方,煮羊肉是必须带的祭品,北草地(指陕北最北面与内蒙古接壤的风沙草滩区)人一辈子都和牛羊打交道,喝惯羊奶吃惯羊肉,每到七月十五,家家户户都要杀只羊,犒劳一下忙了大半年的自己,也让祖先们尝尝长了一身好膘的肥羊肉。

煮羊肉必放三味调料,陕北人讲,“大炖羊肉离不了葱”,葱是必须放的,当然还有辣子,二者兼用来去膻味,最不能缺的是地椒。地椒是一种野生小草,生长于荒凉的土山梁上,伏贴着地皮生长,七月十五时节开小粉花,闻时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每逢七月十五上坟时,我们都要从附近土梁上摘一些地椒回去,晾干备用或者直接放入炖羊肉,其香妙不可言。

七月十五最好吃的羊肉当属庙会上用大铁锅炖的肉,一次炖几只羊,汤浓、味足、有气氛,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羊肉用来布施来人,这些人都是来庙会看戏或者敬神的。

陕北不少村子都有自己的庙会,这些庙会大多设在每年七月十五前后,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有上一年“许愿”得以实现者,会牵一只羊至庙门前“还愿”。

庙门对面搭着戏台,戏班子在台上扮小丑,扭腰撅屁股,逗得一群没牙老太太前俯后仰、眼泪婆娑。旁边树荫下的年轻人,喝着啤酒,谈论着生意经,自然没有工夫管台上唱的是哪出。

庙会的热闹要一直延续到深夜。记得有一年七月十五,月亮极圆极亮,我与母亲趁着月色干农活,庙会里的戏班子咿咿呀呀地唱,皓月当空,笑声不断传来,搅动着夜的宁静。

很多年后回想起来,那样的陕北,那样的七月,神秘而充满情趣。

榆林网(塞上明珠网)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