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网

有故事的海(组诗)

就是那一段月光

将世间牵起,又放下

 

就是那一份回忆

将思念腾空,又盈满

 

纯洁的白兔

你可曾想过下凡

周游一回

 

尝一尝人间的疾苦

与欢乐

 

品一品人间的爱喜

和离殇

 

记忆里的纯粹          

仿佛已经过了世纪

大地是干枯的

连河流都踮起脚尖

伸长了脖子

等待着

一场

 

这是立秋以来的

第一场雨

是我将放逐出去的心

收回来后的

第一场雨

 

马上就要迎来这

多雨的季节了

那颗枯萎的心灵

总该找到雨和露水的滋养

 

但愿他们攀得上

那轮挂在天边的

白白的月亮

 

好一起呵护我受伤的心

用记忆里的纯和粹

将她温暖

 

那时的海

 

一场秋雨

带着一丝伤怀

像固执的受了伤的孩子

将饱含了一个季节的暖

推向寒凉

 

世界的红

在那一瞬间,也无奈

黯然褪色了

 

时光本无心

只有这一首诗执意

轮回

 

背负着那些伤痛的记忆

在某个不知名的转角

回望那时的海

那时的甜

 

秋梦

 

秋天的雨总是缠绵

淅淅沥沥

一下就是整夜

 

像记忆中的某天

挂在我脸颊的泪水一样

印刻着一段

最终痛爱

 

雨滴晶莹

一手牵来往事

一肩扛起现在

 

泪眼剔透

引酸涩的心绪

走进秋的梦境

让一场本该纯美的梦儿

粘上些许,秋的伤怀

 

有故事的海

 

蒙蒙的雨

飘进了秋的宽广

像往昔的心境

敞开双臂

拥抱今朝的一切美丽

 

一朵花骄傲地开过

虽已凋零

还是那么美丽得

沁人心魄

 

低下的花瓣

沾着秋雨借给的眼泪

晶莹

如同一片有故事的海

美丽中藏着多少

不为人知的忧伤

 

秋雨说

 

秋雨说

风是她的翅膀

带着她

走遍人间

 

所有的欢乐

所有的泪水

都像躲进记忆里的

水晶

 

在一瞬

被轻轻擦亮

 

多么美丽啊

又多么令人神伤

 

多么纯洁啊

又多么让人彷徨

 

别再

 

一场雨,一阵风

让秋的寒凉一再深沉

 

记忆该醒醒的

那一朵六月里的彤云

一去不再回返

 

别再终日敞开窗户

等那个赶路的人

 

他或许只是路过了

你的屋檐

并没有想长留在

你的身边

 

何况,总有一天

你的视线会随着时光

比霜更白

比雪花更飘零

对吗?

 

青春

 

欢乐和悲伤

牵着手,一起走上

同一列火车

有去无回,有往无来

有始有终

有笑,有泪,有苦,亦有甜

 

梦在远方

 

说不上是什么特别的品种

说不上多么名贵

或多么稀有

就是一尾普普通通的鱼儿而已

和我们日常餐桌上的,无异

 

只是这一尾鱼

和别的同类,又有一些不同

而这恰恰是最为重要的

——

他的梦想在远方

为此他学会了挣脱

和流浪

 

上路

 

我是一个孤独的过客

从不在任何地方

做任何长久的

或短暂的

停留

 

我爱过最纯的灵魂

也受过最深

最痛的伤

 

我的记忆比鱼儿还短

痛感比岁月还深刻

 

再也没有一个午夜

让我肆意徘徊了

再也没有一个清晨

容我放声哭泣了

 

我说过

我是一个过客

路过许多许多人的生命

也路过自己永恒

不变的初始眼神

 

路过许多许多的风景

也路过很久很久的

哀愁,快活

 

浪子

 

我曾一眼就看到那个人脸上

稀稀的胡茬

又脏又乱

却似乎蕴含着某种

连吉普赛人都解不开的语言

 

漂泊多年

神奇的光环一丝都未

褪去颜色

 

我曾一瞬就爱上那个人心底的

彷徨和忧伤

幻想自己是一只展开双翅

就无限大的神鸟

圣母心,定容得下

整个夜空的黑暗

所有冬季的寒潮

 

可是我并没有那样的超能力

用自己仅存的体温

暖了又暖

暖了几百回

仍无法让石块融化一角

哪怕是掉下一个土砾

 

转角处,我借一面老去的即将做旧的

铜镜子凝望了一眼自己的脸

那种沧桑让世人不忍直视

可那实实在在就是我的脸庞

就是我曾经绯红的面魇

 

浪子的心永远在路上

不会为了温的暖而流连一秒

注定,要挥别

注定,要启程

注定,前行

没有  尽头

惠诗钦

榆林日报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