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网

陕北元素的文化自信

秧歌、唢呐、信天游是陕北人引以为豪的文化自信符号,是世界文化瑰宝。

在上世纪的新文化运动中,陕北大秧歌被赋予了新的使命。共产党领导农民闹翻身,实行土地革命,大秧歌的气势非常适合宣传革命。红军借助于陕北文化的节奏,将红色文化传播得星火燎原。流淌着闹翻身的神韵,长杆大唢呐朝天鸣叫,。人民领袖毛泽东在陕北人民的心目中就是红太阳:“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一首用陕北民歌《白马调》谱改编的《东方红》,荡气回肠。

是陕北元素的旧文化符号,受到革命的浸润吗?是先进文化对北方半游牧文化和黄土文化基因进行渗透吗?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和耕者有其田的革命理论在古老的黄土地 落地生根, 信天游式的新民歌在此时诞生了,遍布在山山洼洼的山丹丹花开的鲜艳,“山川万里气象新,五谷生长绿盈盈,边区的太阳红又红,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一杆杆红旗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即兴创作,老百姓自我娱乐的节目里,对共产党的英明领导,进行了淋漓尽致的传播式歌颂。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很大程度是受到解放区人民文化生活的启发,让延安的知识分子接受了黄土文化的洗礼,面向底层生活、面向劳动人民,走工农兵学商相结合的文艺创作路,反映时代风貌,为当时抗日战争的胜利服务,为人民大众的文化需求服务。这是共产党执政理念的伟大初心,也是中华民族先进文化的基准音调。

陕北秧歌,传播解放区新文艺思潮,在艰苦岁月里军民同乐。

安塞腰鼓是大秧歌搏击动作的一种添加元素。腰鼓,本是古时军舞乐器,是根植于黄土地上的一种音乐狂飙,它敲击出北方军人的威武豪放,闪跳腾挪旋转的大幅度姿态里,有朴素的攻击动作,有夸张的进取舞姿,有血脉贲张的英雄节奏。陕北大秧歌因奔放豪迈,解放后遍及全国,成了鼓舞人们斗志和张扬人们精神的图腾,这是文化自信给一代又一代人的灵魂昭示。

如果想象力允许我们作一个时空延伸,那么当年的《黄河大合唱》,就可能有敲击腰鼓的旋律,让作曲者借黄河壶口瀑布的气势而选择了跌宕起伏的音符,最终谱成了中华民族的怒吼之音。唢呐大悲大乐的曲调,在红豆角角老南瓜生长过的圪梁上飘荡,悲苦的信天游从民众的喉咙里,变腔走调地随着风沙黄尘抒情。百花齐放时,才有民族文化的积淀,才有文艺局面的繁荣。秧歌剧在新文化运动中应运而生,《兄妹开荒》《十二把镰刀》《夫妻识字》……直至经典歌剧《白毛女》的诞生,都是延安时代陕北元素的文化自信结晶。

初心不改,任重道远。陕北文化的优秀元素是永远有益于人民的。但文化传承在发展中求先进也不能失去自我,如一些陕北民歌的舞台包装和唱法变异,红绸带系腰和羊皮坎肩罩身,纵然说原生态唱法剽悍,可是没有山川气象的环境和山坡上羊群四漫的图景,多少给陕北元素的地理气质打了折扣。西洋乐器奏出的轻音乐作伴,怎么可以表现老驼烂鞍粗麻绳的脚夫们,粗壮的喘息和要命的呼喊呢?在音乐厅里听陕北民歌或陕北道情,不如在山间坡梁上欣赏农人的自由吼喝。苦吟,愁吟,哭吟,原本是信天游的本质情怀,在轻松快活的酒吧里唱信天游,就如同把内蒙古长调民歌扔在江南水乡的小桥下泅淹啊……

文化自信,源于人民,民间内生动力的文艺资源一定需服务于民。陕北人大唢呐朝天吹,就同刘文西笔下画出的那种气势:四五个络腮胡子身穿山羊皮袄的老汉,跪在黄土梁上,他们的腮帮子鼓足,眼睛圆睁,气息贯通的那种蛮力让人心疼,他们把腰板都吹得向后弯成弧度。其美伦绝类的姿势,就是听不见也让人感悟到那股痛快劲儿。陕北人把唢呐文化,放置在喜事和丧事中演绎,让民俗变得泥古而不凡,让心声变得复杂而简单,无不体现出生存的激烈和绝世的壮阔。这种悲中含乐的响器,与大秧歌组合,与信天游山曲杂糅,会产生许多想不到的亢越效果。

文化要发展,首先要自信。唢呐如同陕北文化的黄钟大吕,信天游如同陕北文化的背景音乐,新时代催人奋进,奋斗者都会望着伞头前行,中国梦的大秧歌扭起来,历久弥新光彩照人。

党长青

榆林日报客户端下载